畫家趙安民花鳥畫賞析

2020年04月03日 19:5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藝術簡介

  趙安民,潤篁齋主人,畢業于山東師范大學美術系,國家級美術師,聊城市文聯原主席、東昌書畫院院長、聊城市美術家協會主席、山東省美術家協會主席團委員、山東美協花鳥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山東畫院院務委員,山東當代花鳥畫院副院長。

  趙安民自幼即習涂抹,酷愛繪畫藝術,受國畫大師李苦禪先生影響,多年孜孜以求,師古人亦師自然,形成了灑脫挺拔、靈活自然的繪畫風格,作品以書入畫,功力深厚,墨色清新,令人賞心悅目。作品多次參加省內外美術展覽并獲獎。多件作品被國家作為禮品贈送外賓,百余件作品被多家報刊、雜志、畫冊選登,傳略被《當代美術家大辭典》、《山東省美術家大辭典》等多部藝術辭書收錄。

  1997年隨“山東省書畫家國際文化交流團”出訪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

  1998年6月應嶺南國畫學會邀請赴臺灣進行書畫藝術交流,舉辦個人畫展。

  2000年11月應邀赴日本東京進行文化交流,舉辦畫展。

  2002年10月應邀赴韓國漢城進行文化交流,舉辦畫展。

  2006年9月中國畫作品《瑞》參加全國中國畫提名展獲優秀作品獎。

  2007年7月應邀赴馬來西亞進行文化交流,舉辦畫展。

  2009年9月中國畫作品金風參加山東花鳥畫作品晉京展。

  2013年8月中國畫作品金風清籟參加水城墨韻-聊城書畫作品晉京展。

  2015年5月中國畫作品花鳥畫四屏參加水墨泰山-全國中國畫名家作品邀請展。

  2015年9月中國畫作品幽谷清籟參加山東省首屆花鳥畫學術作品大展。

  2017年9月在李苦禪美術館舉辦“金風萬籟”—趙安民中國畫作品展。

  筆精墨潤 氣韻天成

  ——趙安民先生繪畫賞讀

  文/朱希江

  趙安民先生是從全國著名的書畫之鄉山東高唐走來的實力派畫家。高唐縣是一座歷史文化積淀豐厚、書香墨香四溢的古城。趙安民自幼受李苦禪大師的影響,酷愛書畫,畢業于山東師范大學美術系,數十年刻苦筆耕,師從張鶴云、丁守原、張宏賓等先生,他博覽約取、轉益多師,在全面研讀中外繪畫的基礎上,對中國傳統的繪畫藝術和筆墨功力鐘愛有加,對中國畫壇的名家名作臨習不輟,揣摩領悟,憑借他對書畫藝術的聰穎悟性和執著,在當代中國畫(尤其花鳥畫)領域,開辟出屬于他自己的藝術天地,成為鵲起畫壇的一位花鳥畫名家。

  趙安民的國畫藝術成就是多方面、多層面的,他少年學畫,又受過專門的大學繪畫教育,臨帖臨畫數十年浸淫不輟,不浮躁,不追風,不張揚,不急功近利,專心致志、如癡如醉地經營他傳統花鳥畫的這片樂土(盡管他的山水、人物也很精到),形成了他筆精墨潤、氣韻生動、妙趣橫生的獨特畫風。他的筆墨功底深厚,灑脫清麗,造型布局嚴謹生動而又別開生面,彰顯著他厚積薄發、揮筆成珍的藝術才華。筆墨嫻熟,是繪畫的基本功,是繪畫創作的先決條件。當筆墨生化為氣韻,方可進入一個更高的境界。書畫同源,書畫一體,以書入畫是中國最富民族特色的藝術。沒有厚實的書法基礎,中國畫便很難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國畫大師李苦禪常說:“書至畫為高度,畫至書為極則”,“我的字是畫字,我的畫是寫出來的”。歷代繪畫名家無不具備高超的書法功力,青藤以草書筆法入畫,八大山人畫中融入王羲之書法,趙之謙用魏碑書法作寫意,吳昌碩用石鼓文筆意入畫,齊白石、李苦禪更是視書法為繪畫之根本。苦老曾說:“(繪畫)若沒有書法底子,只是描出來,修理出來,不超脫,俗氣。”趙安民不僅深諳此理,而且刻意奉行。正因他有深厚的書法功底,在繪畫中堅持以意運筆,墨由筆融,作品中便處處見筆,處處充滿書法用筆的韻致和風神。

  綜覽趙安民的繪畫,寫意精神融注于他藝術創作的全過程。他的作品,寫意之魂無處不在。中國畫的寫意,是繪畫藝術的至高境界,是中國特有的繪畫工具筆墨和宣紙,經過畫家“物我交融”、“緣物寄情”而創作出來的藝術境界,觀者與作者一起“隨物宛解,與心徘徊”,從而去深入領略畫作的品味與氣韻。南齊畫家謝赫在繪畫“六法”中,“氣韻生動”是位列其首的。氣韻,是一幅畫的靈魂和生命,是畫家藝術審美、生活體驗,通過其嫻熟獨到的筆墨技巧,融注于創作全過程的內在情感的流露和表達。趙安民的畫作,從構思立意、意境的營構、干濕濃淡、剛柔頓挫,無不體現著他的學養和功力,彰顯著他繪畫的藝術個性。

  趙安民的花鳥畫,既有小寫意的靈逸、縝密,又具大寫意的洗練、純凈,都體現著他求天趣于功力,化成法為我法,執法度于機變的才華。他的畫,處處流動著濃郁的生活氣息,尺幅之間可窺見色彩層次、冷暖飄逸的豐富性,同時又充溢著現代審美的節奏感和時代氣息,這便是畫作氣韻生動最基本的詮釋。

  清代畫家惲壽平曾云:“筆墨本無情,不可使運筆者無情;作畫在攝情,不可使鑒畫者不生情”。道出了繪畫藝術要有感染力,要有濃厚的情趣。李苦禪大師一直奉行要帶著感情作畫,他曾說:“好玉溫潤晶瑩,如同人有情一般。有的畫筆墨造型雖有功力,卻沒一點感情。有人畫什么都不錯,就是看上去沒感情,沒生氣”。趙安民深諳前人繪畫之要旨,懷著對祖國對家鄉壯麗山河美好景色作畫,懷著濃郁的生活情趣作畫,聚精會神、全神貫注地作畫,畫作才無處不生情趣,無處不見精神。

  他的花鳥畫多取材于家鄉的風物,蘆葦、荷塘、庭院、石榴、秋菊、芭蕉、燕雀、草蟲……他非常善于抓住自然界那些轉瞬即逝的情景與妙趣,以所畫之物為載體,在情與景的結合中,進入主客觀相契的意境創造。他深深理解觀賞者的審美欲望和情感活動,所畫一蟲一鳥、一花一果都盡量做到物我交融、妙得天趣,因而他能殫精竭慮地開掘花鳥畫的生活情趣,賦予花和鳥以生命和人格化。甚至加上他創作時的渲染夸張,使其作品更具人格魅力和藝術能量。刊于《現代美術家》封面的一幅《秋實圖》,鐵干虬枝倒垂下累累肥碩成熟的石榴,晶瑩鮮紅的籽粒綻裂石榴皮,右側一只小鳥傾斜全身,張大嘴巴,是望果興嘆,還是遙呼同伴快來分享這頓美餐,情趣、天趣、農家雅趣躍然紙上,讓人百看不厭。

  趙安民的國畫藝術,博采眾長,兼蓄百家,既有中國畫嫻熟的筆墨和歷代名家成就的傳承,又彰顯著他獨有的藝術造詣和審美情趣。他不因循守舊,更不是前人名家作品的的臨摹翻版,而是充盈著他靈敏的創作力和豐富的想象。近年來,隨著人們生活的現代化和環境的改善,一種“大花鳥”畫的理念,正為更多的畫家和人群所關注。近年來,趙安民創作的巨幅作品像《金風清籟》(546cm×138cm),章法構圖處處體現著傳統法度,又巧妙揉進現代構成理念,滿山黃花與蒼勁的古樹相映襯,遠山與清泉相呼應,山花野草,群鳥怪石……營造出初秋清韻的宜人景色,畫面雄闊壯麗,一派生機。從繪畫技巧看,山水與花鳥相結合,工筆與寫意相結合,潑墨與重彩相結合,置身畫前,猶如邁進清幽超凡的世界,讓浮躁的心靈靜下來,讓喧囂的噪音消下來,把人帶進回歸自然、回歸純真的世界。

  有麝自來香,不用大風揚。趙安民先生鄙夷急功近利、沽名釣譽,不尋捷徑,篤行刻苦研習。恰值盛年,已學有大成,好畫無言,世人爭傳,安民先生的藝術青春正迎來新的輝煌。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花鳥畫畫家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东方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