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朱法鵬作品賞析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海鶴騰與雄雞鳴

  文/逐光

  朱法鵬,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2010-2011年雅昌當代國畫價格指數名家百強,2016胡潤藝術榜排名46位,2019年胡潤榜排名68位。作品分別在多家拍賣行拍賣,其中作品被保利/榮寶/瀚海春秋大拍中多次拍出佳績。

  法鵬先生的畫具有寫意性、表現性藝術的特征。他慣于將自身的氣質稟賦、人生閱歷、文化修養傾注、滲透在作品之中,轉化為一種寫意狀態的真實性情。作為藝術家真性情的體現,朱法鵬的畫具有顯而易見的主觀性表征。無論是應物象形,還是隨類賦彩,藝術家鮮活的書寫性筆觸總是會脫離形與色的章法窠臼,獲得一種表現性的自由度。

  法鵬先生筆下的鶴常三五只出現,在溪邊覓食、耳語,“傲”但不“孤”。它們有的婉動長頸,有的側耳諦聽,有的正悠閑棲息,構圖完整、大氣,盡顯傳統的筆墨功力、立體的空間畫面、大方的生動色彩。

  《海鶴騰》

  “海為龍世界,云是鶴家鄉”龍是炎黃子孫的赤子情懷,鶴是中華儒道的不朽象征,法鵬先生將此畫名作《海鶴騰》代表了一種廣袤而高遠的境界。

  畫面中的四只海鶴,立于溪間山石之上,姿態各異,無一重復,仿佛相伴溪間小憩,偶有交流。法鵬先生筆下的鶴靜雅高潔,尤以清新、傲潔的神韻著稱。他用筆率意,用墨灑脫,寥寥數筆勾勒出主體,用線多以中鋒、長線、曲線為主,極具抑揚頓挫之勢。他不僅用了國畫中的“線”,也用到油畫的筆觸,加以色彩的融合,其筆力與墨色交相呼應,水墨與色彩互滲,以大塊鮮紅點染丹頂,一如那詩中的“西施頰”,極少墨線繪出喙、腿、爪,再用兩三塊重墨隨意賦形鶴尾,鶴之靈韻栩栩如生。

  從畫面上方插入的幾支柳條,溫柔隨意,橫趣錯落,增加了畫面的層次,柳枝在鶴的掩映下虛實相間,充滿了張力與韻律。其湛藍色描繪的背景小溪,意境雅致、浪漫,予人更強烈的想象空間。也映襯出靈鶴更加高貴與嫻靜。

  這幅作品中,兩只亭亭玉立的鶴,矗立在松林間,頭倚著頭,似在低頭耳語,顧盼生輝。整幅畫作素凈、高雅,視線的重點都集中在鶴那鮮紅的冠上。法鵬先生寫到:“本是山林客,如何入海邊,不關山與泉,家在九霄天。”身在山林中,心在九霄天,是怎樣的清雅脫俗!法鵬先生看似隨機的書寫涂掃、提按挑抹、勾皴點染,卻寓剛于柔,以筆墨運動痕跡的相互關聯形成畫面結構。

  “蓮為君子花,竹有君子操。深衣古君子,清以仙自號”。出自宋代姚勉《蓮竹鶴》一詩中。古人對蓮花的喜愛自不必多說,蓮花一直被視為高雅的象征,眾多古詩詞中贊美蓮花高潔品質的詩句數不勝數,古代文物中也有很多器物是以蓮花的形象出現的。竹懷古致,有高格,自古也是文人心頭之愛。不僅是“歲寒三友”之一,亦是“花中四君子”之一。

  法鵬先生將鶴與竹入畫,并題有《蓮竹鶴》一詩,盡顯對這“深衣古君子”的喜愛之情,和對鶴標致高逸品格的向往。

  《一品之景》

  《一品之景》中,法鵬先生別出心裁的將背景的山石描繪為平面的“二維”圖案,青藍相間的山石錯落在湛藍的水面上。體現出一種幾何形體的美。法鵬先生一改從一個角度觀察事物和描繪事物的傳統方法,把三維空間的畫面歸結成平面的、兩維空間的畫面。使得這傳統的鶴與這跳躍的山石,既不相同,又甚是相融,畫面充滿了新穎與童趣。

  如果說法鵬先生筆下的鶴是“羽翼光明欺積雪,風神灑落占高秋”的話,那么法鵬先生筆下的雄雞則是“一唱雄雞天下白”。

  圖左:《鶴》圖右:《雄雞》

  《雄雞》中一只體態豐盈、羽翼勁爽的公雞正迎面朝觀者走來,它直頸鼓羽、紅冠高聳,形象逼真,栩栩如生,英武中蘊含著文思之氣。它結實的雞爪步步為營,法鵬先生筆底細致蒼勁,眼和嘴寥寥幾筆便十分傳神。法鵬先生的畫筆賦予了這只雄雞“神靈”與“情操”。而那疏放靈活的飛墨,構成富于張力的翅膀與尾部,又將心中的志趣,推動到極致浪漫。法鵬先生筆下的雄雞,有著耐人尋味的雄姿,淋漓盡致的刻畫,也表現出了畫家強烈的創作個性和審美精神。

  松是百木之長,長青不朽,千年古松之脂能變茯苓,服食者可長生,所以學道者愛在古松之下修行。《神境記》中有這樣一個故事:古時,滎陽郡南郭山中有一石室,室后有一高千丈、蔭覆半里的古松,其上常有雙鶴飛棲,朝夕不離。相傳漢時,曾有一對慕道夫婦,在此石室中修道隱居,后化白鶴仙去。這對松枝上的白鶴則是他們所化。這樣,“”松齡鶴壽”、“松鶴長春”、“松鶴延年”等等的吉祥寓意,就衍生出許多吉祥祝壽的圖畫來,成為從古至今美術作品中常見的題材。

  今天我們將三位近、現代名家所畫的鶴擺在一起“曬一曬”,沾沾這仙鶴的“仙”氣~

  白石老人的鶴,以強勁的黑白筆線和墨塊刻畫眼、嘴、腿爪和形體,只用少許朱紅點畫丹頂,再施少量白粉局部罩染。仙鶴提足回望之姿很生動,鶴身挺拔、鶴羽健秀;徐悲鴻的鶴刻畫的較為細膩,墨線將鶴羽勾勒的根根分明,鶴嘴棱角清晰,鶴眼炯炯有神,鶴身用白粉鋪滿,有要騰云而去之勢;法鵬先生則是以率性灑脫的筆觸勾勒主題,揮筆之間瀟灑自如,游刃有余,喙、腿、爪處用墨線少而精當,只有鶴尾處以兩三塊重墨隨意賦形,一只只靈性十足的丹頂鶴便躍然紙上了,整體畫面清朗而雋永。

  這三位名家的鶴,白石老人童真有趣,徐悲鴻的干凈利落,法鵬先生的率性灑脫,您更傾心哪一種呢~

  圖左:《仙姿》圖右:《高歌》

  《溪間鶴》

  《群雞圖》

  《竹鶴》

  《山林客》

  畫家朱法鵬作品

  畫家朱法鵬作品

  畫家朱法鵬作品

  畫家朱法鵬作品

  畫家朱法鵬作品

  畫家朱法鵬作品

  畫家朱法鵬作品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畫家朱法鵬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东方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