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人博物館火災后續:整理幸存文物

2020年04月02日 09:43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2020年,當地時間1月23日晚,一場大火將位于紐約唐人街中心的美國華人博物館(Museum of Chinese in America)的8.5萬件藏品帶入了極度危險的處境。由于文物被消防水浸泡后,博物館工作人員將這些文物帶到了洛克蘭郡一家工廠的冷凍空間中,用以拯救這些藏品。

  在經歷了2個月的干燥處理后, 近期, 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得以進入冷凍空間,整理、篩選這些檔案。雖然部分文物有幸保存,但例如《中美時報》等報刊的處境則較為糟糕。直到1970年代前,這些報刊記載了紐約華人的生活、文化和政治。

  當一場大火席卷了保存著美國華人檔案的博物館紅磚建筑的高層時,工作人員認為一切都丟失了。

  1月23日,一場大火席卷了紐約桑樹街70號。3月,工人們從位于二樓的美國華人博物館收藏物中取出了2.000箱文物。

  桑樹街70號(Mulberry Street)的二樓是一棟具有130年歷史的建筑,是唐人街珍貴的文化地標,這里有85.000件物品,講述著一個多世紀以來美籍華裔的歷史與文化。這里記錄了被關閉的唐人街飯店、傳統紡織品,精美的雕塑以及有著數十年傳統的中國家譜。

  2020年1月23日晚上8點左右,大火始于該建筑的四樓,并摧毀了建筑的屋頂,但博物館的藏品沒有被焚毀。那時,這些檔案仍處于極度危險的狀態,消防員往大樓里注水超過了20個小時。為了不讓這些檔案惡化或發霉,博物館工作人員被告知在幾個月內任何人都不得進入和取回這些物品。

  此前,博物館官方曾向社會傳達出的信息是成千上萬件文物可能會丟失,“博物館數十年來精心收集和策劃的上萬件歷史文物和藝術藏品,很可能在這場大火中毀于一旦”。

  華人博物館館長姚南薰(Nancy Yao Maasbach)收到了數十個人的電話和短信。這些來電者曾將傳家寶捐贈給了博物館。這座博物館現位于中央大街,距火場僅幾步之遙,自1980年作為紐約唐人街歷史項目成立以來,就一直在記錄華裔美國人的歷史。姚南薰表示:“萬分哀悼。這就像是350個家庭的遺產死了。”

  原先,博物館所在的區域計劃以社區游行的方式向市政府施壓以保存文物。而就在此計劃的前一天,市政府告訴博物館,恢復被水淹沒的檔案會比預期的要早。

  從3月8日凌晨到傍晚,大約20名戴著安全帽和防毒面具的工作人員一個接一個地將2000多個裝滿了檔案的盒子從大樓的防火通道帶入卡車。而館長姚南薰和她的博物館同事站在街對面,在一家廣東面館的遮篷下,試圖找出殘骸中保存的物品。一件傳統服飾被裝在一個長方形的,沾滿水的盒子里。“我認為那是旗袍!” 姚南薰指著這件物品說道。

  工作人員將文物從走火通道向下運送到卡車中,然后將其運送到洛克蘭郡的一家工廠

  這些文物被帶到紐約州洛克蘭郡(Rockland County)一家專門從事災難清理的私營公司,并將在這里被盡力而為。絕大多數檔案是從殘骸中回收的,但目前還無法確定在長達數月的過程中可以保存多少檔案。 這是一些幸存下來的文物。在那里,博物館的大部分文物被緊緊地裝在冷凍手推車中,并保持在18華氏度左右,以防止霉菌滋生。

  (注:下文所涉及的部分中文名為音譯。)

  當工作人員提起手推車,并讓我們可以看到里面的物品時,館藏負責人馬躍(Yue Ma)開始戴著藍色的一次性手套篩查文件。她從密密麻麻的盒子中拿出的第一批作品是李信智(Hsin-Chih Lee)和林卓鳳(Chofeng Lin Lee,)的信集。兩人是北京大學的畢業生,于1930年代末分別從中國移民到美國,后在紐約結婚。

  在1946年2月24日的一封信中,當時35歲的李女士要求她的老板將產假延長六個月,因為她無法承擔育兒的費用。李女士所護理的嬰兒是李凱(Lee Kai),長大后成為一名環境研究學者。 在1990年代初期,他發現了一個裝滿了父母信件的皮箱。2007年,他們去世后,他將大部分書信捐贈給了博物館。

  Kai Lee母親林卓鳳(Chofeng Lin Lee)所寫的信件

  74歲的李凱(Kai Lee)說,博物館對這封信很感興趣,因為信件提供了受過高等教育的中國移民的生活狀況。李先生表示,他的母親是1930年代從北京大學畢業的少數女性之一,后來被雇用于聯合國秘書處。他的父親盡管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但還是從大學畢業了,后來在曼哈頓的唐人街擔任報紙的編輯。

  李先生在接受電話采訪時表示,“當我看到有關大火的消息時,我通知了女兒和他的丈夫關于家庭遺產遺失的信息。我們都為此感到悲傷。”而當得知這些信件幸存時,李先生表示,這是“非常棒的禮物”。

  中國手洗洗衣店

  在洛克蘭郡工廠的一個發霉的房間里,到處都是用來晾干的文物。其中,有一張海報大小的照片里,一家四口家站在狹窄的辦公空間里。該照片顯示了1952年在“Sam Wah”洗衣店中的錢(Chin)家人。照片中的父親奎克錢(Quock Chin)娶了王(Wong)家的女兒。在1930年代,王(wong)家在布朗克斯收購了手洗洗衣店。姚南薰在談到這個洗衣店家庭時說:“他們一直在那個空間里生活,飲食和工作。”

  布朗克斯Sam Wah洗衣店里的中國家庭

  1981年, 錢(Chin)先生在一次搶劫案中喪生。 一家人決定關閉洗衣店,并搬到了新澤西。 在那之前,他的遺孀向博物館提供了洗衣房的物品,以記錄下像她的家人這樣的工人的生活。

  放松心情的青銅佛像

  當你看到它,就很難把視線移開。那是一個微笑的佛像,手持念珠,古銅色的表面正反著光。它的前世故事使它的左腳的大腳趾異常亮麗。那是這個佛像還在一家中國餐館里時,顧客都會跑來觸摸它的腳趾來獲得好運。

  當姚南薰看到佛像坐在那里,她立即發了一條短信給退休的民權律師羅奇·金(Rocky Chin):“佛陀正在外面的桑拿室里做著面部護理”。金先生的家人是此雕像的捐贈者。

  青銅佛像與帶有唐人街隊成員親筆簽名的籃球

  幾十年來,佛陀一直坐在紐約州弗里波特的一家(Savoy Inn)飯店的大廳里。錢先生和阿姨洪秦( Ettie Chin Hong)一起經營著這家店。他們認為這個佛陀是洪秦( Ettie Chin Hong)的丈夫洪林(Edward Lim Hong)在中國臺灣的旅行中獲得的。餐館關閉后,洪(Hong)女士帶著佛陀搬到曼哈頓的一處高級住宅。她去世時,佛陀便來到了博物館。

  恢復的小型茶商雕塑

  馬女士在冰冷的推車里發現了一個玻璃盒,里面裝有微型雕像:四個小茶葉商人正在談話。

  這件物品是現年64歲的藝術家Xun Ye用米粉制成的。 當他在中國長大時,他的祖父是一位著名的用面粉為媒介的雕塑家,并教會他如何制作雕塑。居住在曼哈頓的葉(Ye)先生不知道這件《中國茶》作品已進入了美國華人博物館。他的雕塑最終落入了博物館的共同創始人Jack Tchen手中,Jack Tchen將其捐贈給了博物館。

  藝術家用米粉面團制作的雕塑,描繪宋代的茶商

  2000年,葉(Ye)先生從杭州移民到美國。他以1988年在雜志上見過的宋代茶商的素描為模型制作了該雕塑。雕塑中,這些商戶正在爭論誰的茶最好。他解釋道,他使用了米粉、鹽、水、蒸汽、蜂蜜、油和水彩來創造此件雕塑,并用雙手和一些自制工具去塑造人形。

  中英文報刊

  在剩下的一堆文件中,有一份中文報紙的剪報,該報紙刊登了粵劇廣告。其中,一個劇目叫做“難測美人心(Unpredictable Beauty)”,另一個是“武松殺嫂(Wu Song Killed His Sister-in-Law)”。

  中文剪報上刊登的粵劇的廣告

  這些剪報得以幸存,但博物館工作人員擔心另一種物品的命運——1950年代和60年代,多代美籍華裔創辦的少數幾種英文報紙。博物館方表示,這是唯一一家收藏了《中美時報》(Chinese-American Times)全部月刊的機構,該報刊由鄭玉安(William Yukon Chang)于1955年創立,迎合了講英語的第二代華裔移民。

  博物館工作人員被告知,由于報紙在大火中吸收了太多的水,所以是所有文物中處境最糟糕的物品。

  鄭玉安(William Yukon Chang)

  
鄭玉安(William Yukon Chang)創辦的《中美時報》,1960年11月版的首頁

  當人們慶祝他們認為已被破壞的檔案得到恢復時,博物館工作人員對諸如《中美時報》這樣的報刊的存活充滿煩躁與焦慮。直到1970年代前,這些報刊記載了紐約華人的生活、文化和政治。

  姚南薰表示:“就目前可能丟失的文物而言,這些報刊是我們目前的頭等大事。”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东方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