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印度藝術的先驅人物

2019年12月20日 10:01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原創: happyelf 不可思議的印度

  阿姆里塔·謝吉爾(Amrita Sher-Gil),是印度天才女畫家,只活了28歲(1913-1941),卻有著眾多作品和極大的影響力。她的畫作大多傳遞印度女人灰暗、壓抑、禁錮的人生。受到塞尚影響很深,畫作通常是靜態的,但她的色彩組織又是活躍的、發光的和熱烈的。

  她1913年生于匈牙利布達佩斯,于1941年12月5日病逝于巴基斯坦的拉合爾。當她隨家人搬到印度北部西姆拉地區后,從8歲開始接受正規的藝術課程。16歲時,她移居巴黎并繼續學習藝術。

  根據一個流行的軼事,小時候,阿姆里塔·謝吉爾因宣布自己是無神論者而被開除出她的修道院學校。

  身份認同的分化以及既要成為內部人又要成為局外人的感覺在我們的都市人看來似乎很熟悉,但是對于阿姆里塔·謝吉爾來說,這意味著她在歐洲的成長與印度血統的渴望之間不斷發生沖突。

  1937年,她參觀了印度南部。這次訪問催生了南印度繪畫三部曲:“新娘的洗手間”(Bride’s Toilet),“布拉馬恰里斯”(Brahmacharis)和“南印度村民進入市場”(South Indian Villagers Going to a Market)。

  她曾經在1930年代的某個時候寫道:我只能在印度畫畫。歐洲屬于畢加索,馬蒂斯、布拉克等許多畫家。我只屬于印度。

  她的自畫像構成了自己作品的重要組成部分。有評論家指出了她藝術中的自戀傾向,但也許有點不公平。

  她憂郁風格的代表作《三個女孩》(Triple Girls)表現出的女人呈現著被動表情、莊重的棕色面孔與鮮艷的紅色、綠色和琥珀色服裝形成鮮明對比。情緒令人沮喪,好像女人們正在等待她們懷疑會出現的事情。

  而1932年的畫作《年輕女孩》(New Girls)在1933年的著名藝術展巴黎沙龍上獲得了金牌。它描繪了她的妹妹英迪拉(Indira)穿著歐洲的服裝,并與部分未穿衣服的朋友丹妮絲·普羅圖(Denise Proutaux)坐著,臉被自己的頭發遮住了。一個女人大膽而大膽,另一個則保留而隱秘。這幅畫反映了她個性的各個方面-外向和善交際,

  “作為塔希提人的自畫像”(“Self Portrait as Tahitian)這幅作品喚起了法國后印象派畫家保羅·高更(Paul Gauguin)的風格,他經常給皮膚黝黑的大溪地婦女畫畫。

  她自己的棕色身體被涂在高更(Gauguin)對女性裸體的造型中,臉上有一個樸素的馬尾辮和遙遠而憂郁的表情。

  阿姆里塔·謝吉爾曾經對自己的性行為感到矛盾。她對“女同志”的想法很著迷,“部分原因是她從傳統的手法中解放出對女性的固有看法。” 她與畫家瑪麗·路易絲·查薩尼(Marie Louise Chassany)建立了牢固的聯系,包括她的侄子。

  畫家維萬·桑達拉姆(Vivan Sundaram)在內的一些藝術評論家后來為她寫了傳記,她認為她的作品《兩個女人》反映了彼此的渴望。

  她被稱為“ 20世紀初期最偉大的前衛女性藝術家之一”,也是現代印度藝術的“先鋒”。

  “我畫了幾幅非常好的畫,”她在 1931年10月18歲時給母親的一封信中寫道。“每個人都說我的進步很大。甚至我認為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批評者-其實是我自己。”

  注:本文為原創,中文版權歸“不可思議的印度”所有。非商業平臺如有轉載需求,請先和我們聯系。所有未經本平臺直接授權的轉載將追究法律責任并且公示。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印度藝術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东方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