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巴塞爾交卷 真有突破還是噱頭更多

2020年03月30日 10:4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scope藝術客 作者:張酉浠

  短暫的宣傳預熱后,巴塞爾網上展廳于3月18日到20日進行預先開放,全世界許久無展可看的觀眾們由線上迅速涌入,導致官網的網絡展廳一度出現了長達25分鐘的崩潰,好在巴塞爾的網絡維護團迅速修復,抗住了流量沖擊。截至3月25日,全新的巴塞爾網絡藝術展順利落下帷幕,觀展人數已突破25萬,輕松超越往年線下觀展的記錄。

  此次巴塞爾線上展覽會總共有235家畫廊帶來超過2000件作品,總價值約為2.7億美元,雖無法與線下相比,卻幾乎是有史以來最昂貴的一次單一門戶線上展覽,算既謹慎又有誠意。

  對于懷抱巨大熱情和好奇心的觀眾來講,巴塞爾在線上展示方法上的精彩程度可謂是沒有匹配大眾的熱切。從千篇一律像幻燈片一般的展示方式來看,誰都能發現這僅僅是巴塞爾團隊匆忙做的一次折中補救措施,并不是有計劃的精心準備。這一點,巴塞爾亞洲區的負責人黃雅君(Adeline Ooi)也明確說道:“沒有任何一種形式可以代替觀眾親自在現場觀展的體驗,這次網絡展覽,只希望多少給受疫情影響的畫廊和藝術家提供支持。”

  巴塞爾線上展廳官網截圖

  總體銷售情況差強人意

  總體來看這次展覽的銷售情況:大型知名畫廊依托強大的經紀人和相對大量的藏家資源,銷售業績還算不錯,而小型畫廊明顯平淡了許多。根據大部分畫廊反饋,其銷售業績多來自與畫廊相熟的成熟藏家,例如高古軒畫廊和豪瑟沃斯畫廊(Hauser&Wirth),他們受益于藏家的信任,以其良好的口碑和實力做基礎,在開展初期就有不少作品售出。可見走線上展覽這個路線,更需藏家對畫廊有較高的認同度和信任感,作品也需要有足夠吸引力。

  高古軒畫廊,喬治巴利茲作品
開展后不久就以128萬美元的價格成交

  
高古軒畫廊,曾梵志作品

  
豪瑟沃斯畫廊,阿里吉耶羅·波提作品

  參考2019年《巴塞爾藝術展及瑞銀集團環球藝術市場報告》,各經紀人反饋當年線上銷售占畫廊總銷售的5%,全年銷售額越高的經紀人,線上銷售所占比例越少。今年畫廊試探性地為巴塞爾的全面線上銷售準備的主要是近期在市場上表現比較風靡的藝術家佳作。針對價格比較高的作品,采取比較模糊的標價方式。

  可見,各大畫廊似乎傾向在網絡展覽上銷售更有時效性和輕量性的作品,以促進線上快速成交。好消息是,部分藝術品最終以令人振奮的價格成交,例如馬琳·杜馬斯的作品《正如堂吉柯德》(Like Don Quixote)由來自美國的藏家以260萬美元購買,證明部分買家的購買意愿還是足夠的,并且對作品價值認可度也較高。

  馬琳·杜馬斯作品《正如堂吉柯德》(Like Don Quixote)

  價格透明化邁出第一步

  盡管在這次巴塞爾線上展覽之前,許多畫廊已經發展起了自己的網絡展廳和線上銷售模塊,但大型藝術展覽對數字化的嘗試還是第一次。

  出于要進行線上銷售的考量,大部分畫廊都選擇標出作品的價格范圍,客戶可以直觀的比價,藝術品售賣透明了起來,不再有那么多信息差。這是巴塞爾邁出的重要一步。雖然此舉在后來的售賣中遇到了一些問題,例如成交價與標價差距過大等,導致出現了一些關于是否價格真實透明的質疑聲,仍不可否認,直接公示價格這個“口子”終究還是開了。

  相對于關注巴塞爾的價格透明究竟做到了什么程度,不如關注巴塞爾在向大眾傳遞這個信號——隨著展覽網絡化的擴大,藝術品價格信息終將逐漸透明,曾經擋在買家面前的信息差的確有要消失的趨勢了。畫廊們也像是被集體往前推了一步,更直面市場的考驗了。

  佩斯畫廊,奈良美智作品,標價較為模糊

  
立木畫廊,徐道獲作品,明確標出價格范圍

  線上展覽未來或可期待

  可能我們普遍認為線上展覽似乎對開發新的藏家不是太有利,但卓納畫廊(David Zwirner)給出了正向的反饋。據他們總結,他們網站的網絡展廳有40%的銷售咨詢來自于新買家,可見吸引并轉化新藏家,線上展覽不失為一種輕量化的好方式。這次巴塞爾線上展覽中,他們依托相對豐富的數字展覽經驗,大膽選擇了線上展覽以來總價最高的展品,取得了還不錯的反響和銷售成績。其中,老買家表現得很活躍,是真正購買的主力。其實將展覽數字化,和畫廊舊有的多方面尋找客戶的手段例如開通ins和微信公眾號之類并沒有什么不同,尤其在全球疫情表現還不足夠明朗的情況下,選擇“保守”的線上展示成為眾多畫廊可以走的一條低成本的道路。

  卓納畫廊,杰夫·昆斯作品《凝視球(波提切利 春)》

  目前來講,線上展覽歸根到底還是起到信息傳播的輔助作用,吸引更多的觀眾和買家,讓人們關注到這個作品,進而關注到藝術家本身,提升藝術家的名氣。不是要百分百還原線下交易的模式,更不是要完全打破這個模式。從這次巴塞爾的展覽銷售模式看,許多畫廊采取了一個折中的方式,表現的更像是一個溫和的改良派:給出一個價格范圍,不過如果想知道更多,請像在展廳看展一樣,進行進一步咨詢。現階段,觀眾也不要期盼在線上展覽體會到真正面對一件藝術品應該帶來的感受,那是該線下展覽完成的事情。更高效更集中的獲得信息,才是對線上展覽該有的期望。

  在近幾年科技的局限下,線上展示明顯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過,像幻燈片一樣單一的展示方式應該可以很快被摒棄。未來線上展覽作為輔助的方式與線下展覽雙管齊下仍是非常好的手段。

  如果巴塞爾準備得更充分些,比如針對性的打造更多元化的網絡展廳,會比現在的反響更好。關于這些,巴塞爾應該是可以做到的。只是現實往往總被一些不可預料的因素推著前進,大概率不會有萬事具備只欠東風的情況。這次巴塞爾趕上了這個時間點也可以說足夠幸運,畢竟如果巴塞爾不先去吃螃蟹,別的藝術展早晚也會開這個頭。

  這次線上展結果無論成功與否,都推動了藝術市場向前走,畢竟只有邁出了第一步,問題才會被被暴露,暴露了才能被解決。不得不承認,展覽網絡化既然已經開始便不會輕易停下腳步,這是一次新的嘗試,也是必然的趨勢,新冠肺炎成為了一個助推器。得益于巴塞爾藝術展的大膽決策,讓疫情期間幾乎停擺的藝術市場再次緩慢運轉,許多畫廊將會認識到線上展廳的作用,從而建設自己的網絡展廳。而且毋庸置疑,當以后談到線上展覽的發展歷史時,今年香港巴塞爾線上展會成為繞不開的一環。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东方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