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真卿《祭侄文稿》借展日本成為全社會熱點的背后

2020年01月09日 12:01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在2019年年初,大概誰也沒有想到,一件中國古代書法的名跡竟然會進入微博等媒體的第一熱搜話題,并引發巨大爭議。事件緣起于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舉辦“書圣之后——顏真卿及其時代書法特展”,展覽主要聚焦唐代書壇,共展出顏真卿及與顏真卿相關的書畫作品171件(組)。

  東京國立博物館顏真卿展海報

  然而,展覽還未開幕,顏真卿的《祭侄文稿》、懷素的《自敘帖》等幾件臺北故宮的借展展品,引起了公眾的巨大關注和質疑。質疑的焦點在于有1400年歷史的“天下第二行書”顏真卿《祭侄文稿》是否應該借展去東京?最初的聲音幾乎是一邊倒的:不應該借!而且紙質古書法“展開一次傷害一次”。

  顏真卿《祭侄文稿》在東京國立博物展覽現場 臺北故宮博物院 供圖 

  對于借展東京引起的這些爭議與質疑,澎湃新聞當時進行了迅速采訪,并就此進行了專家約稿與專業解讀。臺北故宮博物院當時表示,借展過程符合專業審議及程序。一些文博界古書畫專家對澎湃新聞表示,東京向臺北故宮借展其實是正常的文化交流,東京國立博物館這些年一直策劃系列中國古代書法大展,從中可以見出對中國文化的尊重與喜愛。上博的董其昌特展其實也向東京國立博物館借展了不少展品。”

  上海博物館董其昌大展的書法

  對于紙質古書法“展開一次傷害一次”的說法,文博專家也表示,所有的展覽都會有些微的傷害,“只要不是太頻繁的展覽,有一定休養期,做好保護,這些文物當然都是應該適當展出的,文物展出的直面性與教育意義是巨大的。而且,博物館館際之間互通有無很正常,很希望《祭侄文稿》有一天能到上博展出。”

  不過,這一事件成為全社會的熱點在多年前幾乎是不敢想象的,畢竟這還是一個相對小眾的話題。而這也反映了公眾對書法與文物的關注度在不斷提高,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專業解讀與公眾的理解仍存在落差,此外,這一事件更讓人質疑的其實是臺北故宮博物院面對借展合約的回應,另一需要反思之處在于,由于臺灣地區執政者的刻意阻撓,臺北故宮的文物到大陸展出則異常艱難,公眾之所以質疑也有著這樣的背景。

  現狀與事實在于,上博、北京故宮等的國寶級文物已多次到臺北展出,而臺北故宮博物院的文物卻從未來過中國大陸。臺北故宮博物院相關人員此前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強調,由于這需出具司法免扣押條款才可借出,所以目前仍存在著很多困難。此外,臺北還提出過展覽時的名稱問題。不過一位藝術界資深人士表示,其實此前海峽兩岸故宮90年代曾合作出版過書籍,可以借鑒當時的方法,對于臺北故宮博物院文物到大陸展出,也應該采取更務實的態度。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东方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