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歐洲的藝術家口述:疫情下的歐洲各種光怪陸離

2020年04月03日 09:37 荔枝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荔枝特報 作者:王雪鋼

  歐洲的藝術久負盛名,新冠肺炎病毒也給歐洲的藝術圈帶來不小的影響。慕先生是旅居歐洲多年的當代藝術家。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這位感性的華人藝術家有著和常人不一樣的體驗和感受。以藝術家的視角會如何看待這場疫情?他的口述將幫助我們梳理3個月來疫情對歐洲社會環境的影響和變化,以下是他的口述:

  (疫情下的德國柏林)

  自從一月底新冠疫情起始,我每天的生活必有一些時間精力用在關注與國內疫情發展相關的信息上。或許正是因為人在遠方可望而不可及,反而更加關心和擔憂。二月中起,國內疫情開始得到控制,好容易能松一口氣,而歐洲各國陸續出現感染病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感覺雖然我的個人經歷沒有什么代表性但或許有一點兒特殊性。因為我目前同時在柏林和阿姆斯特丹兩個城市生活和工作,游走于兩個城市之間是常態,期間有些見聞可以分享一下。

  一月底二月初:藝術展仍是歐洲主旋律

  德國在一月份已經出現些許病例。有關部門已經采取措施,人們心中有數,但公共生活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各大文化機構對外的展覽開幕講座等活動也未做絲毫改動。只是在參加1月28號Transmediale(柏林新媒體藝術展)的開幕時,我注意到今年來參加開幕的人數與往年相比少了一半。在交談中得知,當時除了我們這些歐洲居住的中國人在熱切的關注疫情發展,“新冠病毒”是一個看似對德國與荷蘭兩國的普通民眾而言沒有直接關系 —— 盡管歧視中國人的言論和現象在各地公共場所出現,引起社會討論。朋友們開始紛紛發信息提醒我要注意,做好應對這個現象的心理準備。然而我正常坐地鐵出行,倒并沒有遭遇過歧視。

  (柏林《明鏡周刊》2月1日的封面,錯誤言論引起德國民眾嘩然,此處必須打個×)

  期間回荷蘭兩個禮拜。除了海牙全天教學的日子以外,其余都在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室里工作。當提起“新冠病毒”的話題,同事們沒有什么反應。大家仍然遵循荷蘭人的見面禮節,左右左依次碰面頰三次,關系比較親密的朋友也會加一個擁抱。一切看似很平常。

  二月中回柏林。正值柏林電影節,20號開幕,一票難求!幾乎所有的放映都在早上10:00售票開始后的半小時之內宣告售馨。若非一導演朋友的作品入選,并邀請我去參加她的首映式,原本這次我并沒打算去湊熱鬧(現今回想起來,感嘆幸好去了!)。幾乎同時開幕的還有作為電影節重要組成部分 Forun and Forum Expand 大型影像裝置展覽的開幕活動。展覽在Silent Green巨大的地下空間舉辦,開幕當天來的觀眾非常多,作品前站滿了拿著飲料聊天交流的業內人士。開幕、放映、討論會、會見業內的朋友、派對,各種活動 ,大家紛紛邀約,期待三月份繼續見面交流。當時的我們信誓旦旦,新朋舊友都提前商量好了見面日期。然而我們沒有一個人,會預料到接下來的10天里接連發生的,令人措不及防的一系列大大小小的變化……

  三月初:藝術家也要為廁紙憂心

  三月起,我注意到幾點變化:第一,有三五個平常很積極的學生在一周前就開始主動拒絕來學校上課,推脫身體不舒服,這個情況對我(這個受歡迎的老導師)來說是第一次出現;第二,左右左依次碰面頰三次的荷蘭見面禮大家不言而喻的取消了;三、校方領導召開討論有可能在月底實施“關閉學校”的緊急措施。

  (學生們正在準備與音樂學院合作的裝置音樂演出項目)

  學校變得很緊張,超市則讓人變得驚訝。一進超市門看見靠近入口處的一檔檔空曠的衛生紙貨架,我就笑了出來:三天前打折都賣不動的廁紙,居然清倉了! 莫非才短短的三天,荷蘭人就被澳大利亞人傳染了廁紙控!!??然而次日,再出門時,發現各大超市廁紙全部都賣空后,我就笑不出來了……

  (荷蘭超市Albert Heijn的廁紙貨架,接連的一周以及未來所有超市皆是如此光景)

  3月中旬:各類藝術活動被取消

  3月11號德國總理默克爾率先公開嚴厲警告德國人(同時間接地通知歐洲人)疫情的嚴重后果,第一時間宣布“群體免疫“的可怕現實:總人數70%人群感染,病毒才可能停止蔓延。當下就被這個有膽識的老太太圈了粉,在歐洲最有膽魄的領導人是位女性。

  托她的福,歐洲各國政府包括荷蘭首相開始對民眾公開宣布疫情的現實,呼吁老百姓合作。對某些猶豫不決的政客們來說,默克爾不僅給他們當了一回前鋒,同時也起到了盾牌的“作用”。同日(3月11日),世衛組織宣布新冠病毒疫情為全球大流行Pandemic,為這次的疫情定了性。13號開始,各大機構的演出、開幕、集會等等公眾文化活動不約而同地發郵件宣布取消,延遲或轉線上。

  驅車“逃離” 沿途遙望前所未見的:野鹿+邊境警察

  短短的幾天內,荷蘭和德國的確診人數開始加速上升,回柏林是比較明智的。15號收到朋友的提醒,說德國政府剛剛發布消息計劃16號周一早上八點封鎖邊界。這個消息著實讓我慌亂了一把,還好經查周一封鎖的是德國南部邊界,比利時荷蘭邊界仍開放,大松了一口氣! 17號連人帶貓駕車回柏林的計劃可以照常進行!當時的我是真真切切的嘗到了一點點“戰時危機”的滋味。 一早與回柏林的同伴整裝出發。一路暢通無阻。 除了大貨車,幾乎看不見私人轎車。負責駕駛的的同伴示意我“快看!”,我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 原本屬于牛羊的肥沃的草場上,有一小群鹿!三三兩兩的,優哉游哉地在閑庭漫步。

  (荷蘭的某些地區可以合法狩獵 通常鹿是人類狩獵的目標,因此躲著人類)

  在駛過過荷德邊境時,公路的右側的水泥休息區停著三輛警車,一小隊邊境警察,也是三三兩兩地悠閑地站著。

  以上兩個場景都是在疫情之前從來沒有出現過。

  三月底:口罩用吸塵器紙袋DIY!

  回柏林之后的幾天,全球國際航班減少為一周一班。貨運成為難題, 昨天(3月30日)順豐也開始禁運,網上訂的口罩無法寄出。在很快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后,我下定決心,要“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歐洲普遍缺乏口罩等抗疫物資,有專家建議用吸塵器紙袋用來DIY防病毒口罩,因為吸塵器紙袋的材料和醫用口罩同樣是使用熔噴布作為最核心的材料。

  (吸塵器紙袋制作口罩的在線教程)

  上禮拜聽說這個口罩做法時只是覺得好玩,沒當真,沒想到現在要付諸行動。就我最近出門買貓糧和吸塵器紙袋(用來自制口罩)的經歷看來,現狀是有些讓人擔憂的。大約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路人會自覺遵守政府規定的保持1.5米的安全距離,并沒有危機意識。遇到迎面而來以及背后出現的不戴口罩的人,我不得不提醒他們和我保持1.5米距離,大多數人微笑著合作,但也有極少數人當作沒聽到。

  素來以酷炫的自由氛圍為榮的柏林人,進入疫情后仍堅持著一貫秉持的“自由”態度。缺乏自律的自由是短暫的自由。或許隨著疫情的加劇,柏林的人們會更有衛生安全意識。而我能做到的,就是繼續自由地宅著,等待疫情結束的一天。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东方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