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愛丁堡到拜羅伊特 歐洲多個夏季藝術節取消

2020年04月02日 12:50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新冠疫情讓全球演出業停擺,這把火不僅燒透了春季,還燒到了夏季,而夏季正是歐洲各地舉辦藝術節的旺季。

  這兩天,英國愛丁堡國際藝術節、德國拜羅伊特音樂節、奧地利蒂羅爾音樂節紛紛宣布取消,世界矚目的藝術節接連按下暫停鍵。

愛丁堡國際藝術節官網截屏圖愛丁堡國際藝術節官網截屏圖

  愛丁堡國際藝術節:

  等一切安全了我們會回來的

  4月1日,原計劃8月舉行的2020愛丁堡國際藝術節正式宣布取消,與此同時,其他節慶如愛丁堡邊緣藝術節、皇家愛丁堡軍樂節、愛丁堡藝術展、愛丁堡國際圖書節等,均同步取消。

  這是愛丁堡國際藝術節1947年問世以來第一次停辦。

  “過去一個月里,隨著新冠疫情危機加劇,我和我的團隊一直在想,如何呈現今年的藝術節。現在已經很清楚了,在目前的疫情下,繼續舉辦藝術節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們與董事會一道做出了這個令人失望的決定,取消2020愛丁堡國際藝術節。”

  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總監弗格斯·萊恩漢在一份聲明中說,“未來幾個月,我們將面臨更多挑戰。我明白,藝術節在文化、社會和經濟領域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很抱歉,這次演出不能繼續了。但是,這也讓我們所有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堅定——等到一切安全了,我們一定會回來的!”

  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的取消給組委會帶來了巨大的財務挑戰,目前,藝術節官網已面向公眾開啟捐助通道,籌集到的資金將用于保證組委會財政彈性和2021年8月的新一屆藝術節。

  “我們正與我們的公共資助者、私人捐助者、企業伙伴密切合作,確保藝術節安全度過這一危難時期。”萊恩漢說。

  愛丁堡國際藝術節被稱為二戰之后所有國際藝術節的“鼻祖”。

  它誕生于二戰結束后急需療愈創傷、重拾光明與愛的艱難時期。當時,許多英國藝術界名人齊聚倫敦,希望在英國本土找到一個未受戰爭破壞的地方舉辦藝術節,為歐洲藝術家重新找到一個可以互相交流的舞臺,解決藝術家在戰爭期間所面臨的困境。

  疫情當前,停辦的艱難決定印證了藝術節創辦的初心。

  “愛丁堡國際藝術節是在逆境中誕生的,當時的人們迫切重建人與人之間的聯系,如今,這場危機給我們帶來了類似的緊迫感。”萊恩漢說,“保持社交距離在當下是重要的。我們期待盡快重聚,繼續分享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創造力,欣賞他們帶來的優美音樂、精致舞蹈、燦爛表演。”

  愛丁堡邊緣藝術節同樣起源于1947年,它是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的一部分,每年會吸引大量中小演出團體參加演出。

  宣布取消后,藝術節首席執行官肖納在聲明中說,“自1947年創立,愛丁堡邊緣藝術節就為不同背景、文化、觀點的藝術家提供了一個完全不受約束的平臺,讓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塑造自己的世界。在我們努力應對一個全球危機時,這種分享故事和公開對話的精神,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

拜羅伊特音樂節官網截屏圖拜羅伊特音樂節官網截屏圖

  拜羅伊特音樂節:

  今年無法在綠丘欣賞演出了

  3月31日,2020拜羅伊特音樂節宣布推遲到2021年夏季舉行,已售出的門票在2021年的音樂節仍然有效。

  德國巴伐利亞州文化部長伯恩德·斯波爾說,“作為拜羅伊特音樂節和瓦格納的熱情支持者,我非常遺憾,今年無法在綠丘(劇院所在地)欣賞演出了,這是我們文化生活的慘痛損失。這個歷史悠久的音樂節在巴伐利亞州具有很高的文化價值。”

  今年的音樂節推遲到明年,意味著2021年的演出計劃要重新安排。

  除了計劃中的新制作《漂泊的荷蘭人》,明年還將上演《唐豪瑟》《紐倫堡的名歌手》《羅恩格林》的復排版,以及三場《女武神》音樂會。新版《尼伯龍根的指環》原計劃在今夏上演,因為排練原因,可能要到2022年才能首演。

  拜羅斯特音樂節又稱“瓦格納音樂節”,是歐洲古典樂界一年一度的傳統盛會。

  1876年8月13日,在第一屆拜羅斯特音樂節上,瓦格納上演了他的鴻篇巨制《尼伯龍根的指環》,此后一百多年,每年8月至9月,音樂節定期在小城拜羅伊特舉辦,演出作品均為瓦格納歌劇。

  瓦格納認為,德國沒有一個劇院能演他的歌劇,于是忽悠路德維希國王給他建了一座劇院。在拜羅伊特節日劇院,瓦格納按自己的標準打造了一個“理想國”,瓦迷們都希望來這里“朝圣”,但往往要提前8-10年才能買到門票。

  最初,音樂節只接受信函訂票,每年5萬多張門票面臨超過50萬人的爭奪。申請者需在信中告訴瓦格納家族的后人,自己是如何為瓦格納折服和著迷,再由工作人員篩選出門票獲得者。

  2011年,拜羅伊特音樂節改革購票方式,開放了網上訂票。網絡更便捷了,但搶票的人遠超過寫信的人,而5萬多張門票維持不變,瓦迷們等候的時間更長了。

  不過,去拜羅伊特要經受重重考驗,同樣不輕松。瓦格納歌劇動輒演三四個小時,拜羅伊特節日劇院的木椅非常堅硬,靠背高度僅及腰部,沒有扶手,座位排間距又小,還沒有空調……難怪有人調侃,這樣的“朝圣”之旅也是“求虐”之旅。

  好在,千辛萬苦搶到今年門票的人,門票沒有作廢,明年可以繼續用。

蒂羅爾音樂節官網截屏圖蒂羅爾音樂節官網截屏圖

  蒂羅爾音樂節:

  對健康的重視超過對藝術的渴望

  同樣在3月31日,原定7月底8月初舉辦的奧地利蒂羅爾音樂節也宣布取消,但樂迷仍可關注10月的“感恩節”演出計劃,以及年底的冬季演出。

  “我們對這一決定感到遺憾,但我們仍然認為,這是適當和必要的。我們對工作人員、藝術家、訪客的健康的重視,特別是弱勢群體的保護,超過了藝術上和經濟上的渴望。”在一份聲明中,蒂羅爾音樂節如此說道。

  巧的是,和拜羅伊特音樂節一樣,蒂羅爾音樂節也是瓦格納音樂的表演重鎮。

  蒂羅爾音樂節由奧地利指揮家古斯塔夫?庫恩創立于1998年。2012年,蒂羅爾節日劇院落成,蒂羅爾音樂節開始常駐于此。

  庫恩是瓦格納的狂熱崇拜者,以指揮瓦格納歌劇聞名。他在這里默默耕耘,硬是把一個風景秀美的度假勝地,打造成拜羅伊特以外欣賞瓦格納歌劇的不二去處。無數苦尋拜羅伊特音樂節門票無果的瓦迷循跡于此,尋找瓦格納音樂的真諦。

  2012年,在庫恩的帶領下,蒂羅爾音樂節完成了在一屆音樂節中上演10部瓦格納歌劇的壯舉。2014年,在蒂羅爾音樂節,庫恩又創下紀錄,在24小時內連演瓦格納《尼伯龍根的指環》,極大地挑戰了樂手和觀眾們的耐力和感官極限。

  《尼伯龍根的指環》全長約16個小時,通常需要4晚才能演完全劇,庫恩的“24小時版”,是其中最大膽也最新奇的版本之一。

  2015年10月,上海交響樂團音樂廳引進了庫恩的“24小時版”。庫恩帶領120余人的交響樂隊、80人的合唱團、39名獨唱演員來到上海,日夜兼程,創下了一趟堪稱瘋狂的音樂之旅。

  2017年8月,上海交響樂團受邀在蒂羅爾音樂節登臺,演出了肖斯塔科維奇《第五交響曲》,并在這片遠離中國的土地上奏響了小提琴協奏曲《梁祝》。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东方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