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賞|追影寫像——明清人物肖像畫展

2020年02月19日 20:57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江蘇省美術館

  “追影寫像——明清人物肖像畫展”回顧(下)

  中國古代人物畫發展脈絡 

  商周

  商周時期,有關人物造像的意識便開始萌發,如三星堆商代祭祀坑出土青銅人像。東周,湖南出土楚國帛畫,上繪祭祀的先人畫像。

  春秋戰國

  戰國楚墓出土《龍鳳仕女圖》、《馭龍圖》帛畫。

  龍鳳仕女圖

  馭龍圖

  

  西漢,出現了在宮殿墻壁上繪制已故將帥的臣像,這些畫像的意義在于追功紀德,名著后世,以利教化。這些殿堂壁畫早已蕩然無存,所幸一些地下墓葬壁畫得以流傳至今。例如山東嘉祥東漢武氏祠。

  魏晉南北朝

  自東漢佛教傳入中土之后,繪佛像逐漸盛行。三國時期吳人著名畫家曹不興、東晉顧愷之《女史箴圖》、《洛神賦圖》,用線如春蠶吐絲。

  南北朝戰亂頻繁,佛教、道教文化成了人們心靈的寄托,道釋繪畫在這一時期空前盛行。這一時期繪畫理論家謝赫提出六法論,核心內容是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傳移模寫。這一理論成為了人物畫品評、中國古代繪畫的重要美學原則,對后世產生很大影響。從六朝開始,有較多的畫家注重人物容貌的描寫,還出現了為時人畫肖像的事例。

  女史箴圖

  

  初唐史稱太平盛世,社會富足。出現了工于寫真的閻立本,被稱為“丹青宰相”。作品有《歷代帝王圖》、《步輦圖》。盛唐名家輩出,吳道子人物畫線條千變萬化的勾描被頌為“吳帶當風”,作品《天王送子圖》、《八十七神仙卷》,人物衣褶轉折的粗細變化圓潤飄逸。

  唐朝藝術中女性題材的作品很多,其中以仕女畫著稱的有張萱、周昉,作品反應了唐朝貴族生活的悠閑情態和唐朝開放文明的世俗風氣。如張萱《虢國夫人游春圖》、周昉《簪花仕女圖》。

  歷代帝王圖

  步輦圖

  虢國夫人游春圖

  簪花仕女圖

  五代

  五代人物畫家最享盛名的是顧閎中、周文矩,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周文矩的《重屏會棋圖》代表了這一時期人物畫的發展水平。

  韓熙載夜宴圖

  重屏會棋圖

  

  宋代的人物畫走向成熟和完備,武宗元《朝元仙仗圖》,畫中表現了八十多位仙官、天女、侍女。此時代表性的作品還有李公麟《九歌圖》、李嵩《貨郎圖》。

  人物肖像畫從東晉發展到繪畫空前興盛的北宋,表現手法多為工筆畫,到了南宋時,梁楷異軍突起,用大寫意水墨畫畫人物形象,其《李白行吟圖》用筆隨意簡潔,人稱減筆畫。

  朝元仙仗圖

  貨郎圖

  李白行吟圖

  

  元代文人崇尚隱逸,士大夫畫家們醉心于山水、花鳥創作以怡情適性,人物畫發展有所衰退。元人物畫有張渥《雪夜訪戴圖》、王繹《楊竹西小像》(與倪瓚合作),人物以鐵線描為主,用筆簡練,造型端莊。

  楊竹西小像

  

  “明四家”之一唐寅,《孟蜀宮妓圖》線條細勁,設色濃麗,畫中深刻勾繪出四位宮女的神貌情況。晚明,人物畫出現了一批各有特色的人物肖像畫家,如丁云鵬、吳彬、陳洪綬、崔子忠、曾鯨、謝彬等。丁云鵬在人物畫上格調高古,如《玉川煮茶圖》。陳洪綬筆法古拙,常用造型夸張的手法來表現人物內在的情感,如《升庵簪花圖》繪的是明嘉靖學者楊升庵的怪誕行徑。明末畫家曾鯨開創墨骨畫法,畫面人物帶有立體感。傳承其畫法者甚眾,遂有“波臣派”。如圖曾鯨《王時敏小像》。

  明清之際,西洋畫由歐洲傳教士陸續傳到中國,其中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對中國人物畫壇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孟蜀宮妓圖

  玉川煮茶圖

  升庵簪花圖

  王時敏小像

  

  清代宮廷中,有外國傳教士畫家進入內廷供奉,他們以西改革中國傳統畫法,形成中西合璧畫風,在當時影響甚大。如郎世寧《乾隆大閱圖》。

  上海是中國最早的開放口岸之一,中西文化相會,海上畫派在肖像畫上創出新的畫風,代表人物有任熊、任薰、任頤(任伯年)三兄弟、虛谷、吳昌碩等。如圖任伯年《酸寒尉像圖》。

  乾隆大閱圖

  酸寒尉像圖

  數數古代人物衣褶中的“十八描”

  文|謝蕊  

  中國傳統人物畫中往往根據不同的服裝款式和人物情態運用不同的線描表現手法,而又以衣服褶紋最為細致多變。根據歷代各派人物畫的衣褶表現程式,古人總結出了中國傳統人物畫技法——“十八描”(附表)。

  “十八描”分別為高古游絲描、琴弦描、鐵線描、混描、曹衣描、釘頭鼠尾描、橛頭釘描、馬蝗描、折蘆描、橄欖描、棗核描、柳葉描、竹葉描、戰筆水紋描、減筆描、枯柴描、蚯蚓描、行云流水描。其描法名稱,唐代之前已散見,在明代鄒德中《繪事指蒙》、周履靖《夷門廣談》和汪坷玉的《珊瑚網畫法》中得以歸納,至清代由王瀛將其付諸圖畫,并注明每種描法的要點,后來逐漸成為人物畫線描技法教材。

  各描法均依照其筆跡形狀而命名,如“鐵線描”,顧名思義,該線條表現時類似鐵絲的形態,線條粗細基本一樣,轉折時方硬有力;“棗核描”頓頭如同棗核狀,線條行筆中亦有棗核狀的用筆變化。繁多的線描名目也證明了其獨立于繪畫主題的表現性,下面結合畫作和大家具體談談“柳葉描”和“減筆描”。前者的代表畫家為唐代杰出人物畫家吳道子,從其線描人物中我們可以領略到“吳帶當風”的風貌,筆法圓潤飄逸、似斷還續,人物衣帶宛若迎風飄曳。吳道子對線描作出了很大的貢獻,創造性地發揮了線的變化和力量,他認為繪畫創作中線的速度、壓力和節奏的有機變化,是傳達內容、情感的主要關鍵。

  “減筆描”的代表作為梁楷的《李白行吟圖》,作品以簡煉的筆法出色地勾畫出一個灑脫放達的詩仙形象,頭部須發用細線描繪,整個身軀以潑墨四、五筆畫成,線條遒勁有力。減筆描重在高度概括對象,王瀛稱之“以少勝多,少許難于多”。梁楷的此一畫法對以后水墨畫的發展影響極大。

  在這些杰出的線描作品前,我們感受著生命與自由。畫家通過粗細頓挫賦予了線條韻律和變化,衣服褶紋的隨心流轉全憑畫家的筆力掌握,這種繪畫技法值得傳承,并期待后世為它加入新的生機。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人物畫畫家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东方6 1开奖结果 北京pk10三码公式教程 高频彩票网上投注平台 赢现金彩票娱乐 体彩排列三专家预测号 线上配资 江西快3走势图一定牛 广东快中彩开奖结果 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2018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湖南快乐十分直播 重庆十分开奖走势图 2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贵州快三形态一定牛 江西多乐彩的标志 贵州11选5 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